凡·高和他的朋友们

2022年9月19日 hthcom 0 Comments

凡·高的性格像是火焰一般容易灼伤自己和朋友,他与其他艺术家的关系通常只能维持短短数年,但这些友谊同样具有非凡的意义。此次“凡·高工作室实践”的研究者对凡·高及其同时代艺术家的交往充满了兴趣。他们间或会利用博客将各自的发现与人们分享。

文森特·凡·高与其他艺术家的友情通常并不长久,只有那些保持距离的关系往往才能维系。他炙热的激情、固执的性格,使得其他人难以接近。如果另一位艺术家恰巧与其性格相仿,那么二人的相处将会更加艰难——正如凡·高和高更在法国阿尔电光火石般的交会,以及此后决绝的分离。

除了高更以外,凡·高曾与一系列艺术家产生过亦师亦友的关系。凡·高的表兄安东·莫文是他的第一任绘画老师;凡·拉帕德是他艺术生涯第一位挚友,也是他最长久的艺术伴侣;乔治·亨德里克·布雷特奈与凡·高有共同的志趣,他们在海牙共同度过了一段时光;凡·高在巴黎期间也通过颜料商朱利安·皮尔·唐吉认识了一些艺术家。凡·高的性格像是火焰一般容易灼伤自己和朋友,这些友谊通常只有短短数年,但在凡·高短暂的艺术生涯中,他们的陪伴同样具有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本次“凡·高工作室实践”的研究者对凡·高及其同时代艺术家的交往充满了兴趣。他们在网络上开放了一个博客(),间或会将各自的研究发现与人们分享。

1880年,在文森特·凡·高决定成为一名艺术家之后,他通过学习手册、复制其他艺术家的版画以及绘制模型来自学。然而,他感受到了一股越来越强的绘画冲动,在他的表兄安东·莫文(Anton Mauve)结婚时,他貌似找到了合适的老师。

1881年夏天,在接受了一些莫文的课程之后,凡·高可以在11月下旬开始跟随他学习了。莫文教他绘画的基本知识:“一个人仅仅拿着他的调色板。”在这个著名的海牙学派的工作室中,凡·高画了他的第一幅油画。凡·高在给他弟弟提奥的信中写道,“莫文立刻让我站在包括一对旧木屐和其他东西的一组静物面前,这样我就可以工作了。”

白菜和木屐是凡·高最早期的作品之一。对新开始创作作品的画家来说,从复制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开始是很正常的,而莫文让他没有经验的学生马上开始画原创绘画就非常令人惊讶了。后来,当凡·高在纽南给一些业余画家上课的时候,他并未忘记莫文的课程,热情地为他们分配静物作为他们的第一次练习。

莫文也在水彩画方面给了凡·高一些建议。在这一时期,莫文的作品包括一幅关于木材销售的华丽的水彩画,凡·高在他几年后创作一幅相似的水彩画时一定在心里记起了这幅作品。

凡·高跟随莫文学习的课程对他艺术生涯的发展至关重要。他的表兄不仅教会了他做生意,也向他展示了一位成功的职业艺术家的应有的模样。虽然这一段时间的学习是短暂的,两个人最终也断绝了联系,凡·高在以后的纪念中经常提到他以前的老师:“M.(莫文)教我看到了那么多我从前没有看到过的东西。”

与凡·高关系最长久的艺术家朋友是安东·杰拉德·亚历山大·凡·拉帕德(Anthon Gerard Alexander van Rappard,1858-1892)。凡·高在书信中通常称其拉帕德。

他们初次相遇于布鲁塞尔,那是1880年秋天。二人的友谊则开始较晚,主要基于通信和偶尔的互访。凡·高早期的杰作《吃土豆的人》成为他们友谊的转折点。拉帕德对于这幅作品提出了严厉批评,使二人关系恶化。凡·高于1885年11月离开布鲁塞尔,前往安特卫普,也就此终结了二人的友谊。

凡·拉帕德对于二人的疏远总是耿耿于怀,他在一封寄给凡·高母亲的信件中表示,与这位大自己5岁艺术家的分歧源自误解。在这封信中,他写道:“仿佛就在昨天,我依然记得我们在布鲁塞尔的会面,他在早晨9点来到我的住处。起初我们对彼此并不热忱,但我们共事几次后,便很快熟络起来。”首次见面的局促也在凡·高写给提奥的信中有所反映:“他的生活相当奢侈。因为经济原因,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与他共同生活、工作。但无论如何,我会再见他。”

凡·高访问凡·拉帕德有其策略原因。他刚在2个月前决定做一名真正的艺术家,他希望寻求一些有经验艺术家的建议和支持。他也因此离开靠近比法边境的博里纳日矿区搬到布鲁塞尔生活。提奥在信件中向他推荐了凡·拉帕德,以及更年长些的海牙学派艺术家威廉·勒洛夫斯(Willem Roelofs)。尽管凡·拉帕德比凡·高年轻,但他已经在阿姆斯特丹艺术学院学习了三年,也曾在巴黎著名的沙龙画家让-莱昂·杰罗姆(Jean-Léon Gérome)的工作室学习。也正是在巴黎,他认识了提奥。

尽管起初的见面让人尴尬,凡·高却有再次拜访凡·拉帕德的意愿。2个月后,他告诉自己的弟弟,他感觉凡·拉帕德不愿意被打扰,因此很少见他。他在信件中写道:“我们鲜少见面,这样也可以避免遭遇那些年轻艺术家的指手画脚。”这暗示凡·高的早期作品还显得很生涩,即便连凡·拉帕德这样的“年轻艺术家”也会嘲笑他。

几个月后,两位艺术家开始热络起来。凡·高彼时在杜米大道(Boulevard du Midi)租了一个小屋,他被凡·拉帕德邀请到其宽敞的工作室做客。当凡·拉帕德完成了学业离开布鲁塞尔时,凡·高同样回到了父母位于荷兰北布拉班特省埃腾的家。后来凡·拉帕德在6月来到埃腾居住两周,二人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密。他们经常结伴出游在附近写生。

凡·拉帕德与凡·高的深厚友谊是否使他们在艺术上彼此影响?他们是否共享创作材料?为了回答这些问题,卡特琳·基尔希(Kathrin Kirsch)对凡·拉帕德的7幅作品的材料进行了分析。我则研究了同时期凡·高的创作材料。

研究表明,1883年和1884年春天,凡·拉帕德使用的画布并不相同。这可能与凡·高的来访有关。分析《纺织者》(The Weaver)和《纺线女人》(Woman Spooling Yarn)发现,这两幅作品所使用的画布和凡·高在同时期使用的相同。因此,我们可以假设,凡·拉帕德在和凡·高共处期间使用了凡·高的画布。

1884年前后,凡·高和凡·拉帕德使用的色彩类似。相对昏暗的颜色,还有各种土地的颜色。在凡·拉帕德作品中,我们还发现了少量硫酸钡,这可能是颜料商往颜料中加入的元素。而在同时期凡·高的作品中,我们并没有发现类似的物质。因此可以判明,他们并没有分享颜料。

1880年10月,文森特·凡·高听从弟弟提奥的意见去布鲁塞尔访问了凡·拉帕德。到了1881年3月,两位艺术家已经有了深厚的友谊,凡·拉帕德邀请凡·高去他的工作室工作。后来,凡·高在给他弟弟提奥的信件中对凡·拉帕德表示了深厚的敬佩。

两位艺术家之间的通信表明了凡·高把凡·拉帕德当作在艺术上志趣相投的人。在他们五年的友谊中,总共有55封信被保存了下来。凡·高博物馆在几年前收购了这些信件。

凡·拉帕德的贵族家庭似乎从他很小的时候就鼓励他成为一个艺术家,他的父亲从一开始就支持他的职业选择。另一方面(相反),凡·高来自中产阶级,并且他没有从父亲那里得到任何帮助。尽管他们的背景如此不同,尽管他们的气质如此相异,这两位艺术家对于艺术的看法却非常相似:他们都对简单的主题有偏好,特别是工作中的人们。此外,他们都喜欢收集英语和法语杂志的插图,有的时候他们还会交换

leave a comment